如何解读支持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

财小猫(www.lzzx8.com)2020-10-18讯

如何解读支持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

如何解读支持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

  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近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中全面介绍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的主要内容,并表示支持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并未设置界限。从发布会传递的信息来看,在新三年改革中,加强国企与民企合作将是重头戏。

  在国企改革号角之下,国企并购重组进程也在加速。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已有近百家A股国企上市公司公告了重大重组进程,38家公司完成重组,48家公司仍在进行中,11家公司公告重组失败。

  如何解读这个消息给资本市场带来的影响?

  国企与民企合作 积极影响不可忽视

  曹中铭

  日前,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中全面介绍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的主要内容,并表示支持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并未设置界限。从发布会传递的信息来看,在新三年改革中,加强国企与民企合作将是重头戏。个人以为,国企与民企合作,所产生的积极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统计显示,2020年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召开74次会议,审核124家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事项,平均每月超过10家。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仍然有如火如荼之势。如截至目前,已有近百家A股国企上市公司公告了重大重组进程。其中,38家公司完成重组,48家公司仍在进行中,11家公司公告重组失败。考虑到还有民营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且今年还剩下2个半月的时间,今年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案例超越去年将是非常有可能的。

  并购重组是资本市场永恒的主题。自2016年证监会降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门槛之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热情完全被激发。前两年,资本市场频现每个交易日停牌的上市公司超过200家,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因为“筹划重大事项”,亦即筹划并购重组事项。尽管停牌筹划并购重组并不意味着都能成行,但数据已经说明,资本市场并购重组的火热程度。

  此次国资委表示支持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实际上也是向市场发出了某种信号。有了国资委的大力支持,今后国企与民企间的并购重组案例会增多将是可期的。而且,国企与民企的合作,也将在多个方面产生积极的影响。

  2020年,对于许多民营上市公司而言,是非常艰难的一年。一方面,由于市场低迷,股价持续下跌,众多大股东质押股份面临爆仓风险,也面临着失去对上市公司控制的风险。另一方面,许多民营上市公司由于缺乏资金,经营陷入困境。此时,国资在其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去年累计有238家上市公司涉及到“纾困”情况,国资的“纾困”资金在缓解民营上市公司或其控股股东流动性风险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纾困”资金的注入,对于相关民营上市公司股价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实际上,国企上市公司通过并购或注资民营上市公司,能够帮助民营上市公司摆脱困境,使其日常经营等方面步入正常的轨道。这不仅有利于民营上市公司的发展,也有利于股价的稳定,进而有利于资本市场的稳定。

  对于投资者而言,如果股价持续下跌,所产生的损失是不言而喻的。前两年市场风格发生变化,白马股与蓝筹股崛起,而绩差股、质地平平的个股纷纷下跌。不仅拖累了指数,也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但通过国企与民营上市公司的合作,某些民营上市公司获得新生,反过来既有利于维护上市公司的利益,也有利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而资本市场亦因之受益。

  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并购重组将会逐渐实现市场化。在此过程中,并购重组也会发挥出优胜劣汰的功能,质地、业绩平平的上市公司,将会被“扬弃”,而业绩与成长性俱佳的上市公司,将会受到青睐。这对于国企还是民营而言,都将是如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将显得尤其重要。

  国企与民企合作将是改革的重头戏

  黄湘源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的制定,进一步明确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向。这意味着在未来的三年中,加强国企与民企的合作将是改革的重头戏。

  国企改革实施了多年,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毋庸讳言,也有一些企业进展不快或变化不大,其中很大的程度上就在于缺乏生存的危机感。在市场经济的时代,没有充分的竞争,也就没有积极的进取心。混改实际上就是在国企体制内扔进一条泥鳅,由此而激活整个的体制和机制。这条泥鳅不是别的,就是民营企业以及它所代表的市场机制。

  混合所有制的目的不是为了混合而混合,而是为了通过改革让企业打造一个符合现代企业治理要求的有竞争力和创新力的治理体系,增强企业在市场经济中的活力、生命力、竞争力以及提高经济效益的能力和水平。实质上也就是通过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的混合,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或者企业资本(包括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增值的最大化。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混改也是一种双向性的改革。

  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四大基本原则: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完善制度,保护产权;严格程序,规范操作;宜改则改,稳妥推进。不过,除了依然还需要防止出现早期改革中所曾经发生在一部分地方国企股份制改造过程中的国资流失现象之外,现实中所难免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显然要比人们所想象中的情况复杂得多。并不是所有国企都适合发展混合所有制,只有以追求最大化盈利为目标的竞争性国企才适合发展混合所有制。

  影响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现有的资产评估机制、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国有资产监督机制和产权交易市场的发展还不够完善,不能为混合所有制改革提供良好的外部条件。有关政策文件虽然明确了国有资本与非国有资本混合的原则性标准,但具体的怎么“混”和“混”多少,依然还离不开相关管理机制对号入座指导。时至今日,国际竞争格局越来越严峻,处在疫情条件下民营企业所遇到的生存压力也越来越大,民营企业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企业来获得各细分产业领域国有企业的政策资源的需求越市迫切,就越是不能不担心会不会由于同股不同权而丧失自己所在混改中本来应有的话语权,入市,岂不也就意味着自己基本的股权权益也将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此外,国有企业与非国有企业在文化、制度规范等方面所存在的差异,也不可避免地会在发展混合所有制过程中带来许多难以想象的融合难之类的问题,这显然也是不能忽视的。

  在涉及国企与民企之间的兼并重组时,一定要秉承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原则,在做到交易公开和信息透明的同时,不搞小范围的暗箱操作。这对于资本市场混改的顺利推进尤为重要。在这方面,国联证券(行情601456,诊股)和国金证券(行情600109,诊股)重组的告吹也可以说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如果不是在重组信息披露不过一日之差的那个时间发生了有可能涉嫌内幕交易的问题而引起监管当局的关注,已经达成了意向性协议的这次重组本该有可能揭开新一轮券商重组的序幕。这对于建设中国航母级券商所有可能产生的积极意义也是得到市场各方所公认的。发生在国联和国金之间的这一线之差虽然未必有可能影响券商重组尤其是航母级券商建设总体推进的进程,不过,其中的教训是不应该被忘却的。信息公开不仅是一切并购重组尤其是国企和民企重组成功的前提,同时也是利益公平的保证。对于在重组中有可能处在弱势地位的民企来说尤其如此。

  国企与民企兼并重组要注意的问题

  皮海洲

  最近,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中全

600987

面介绍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的主要内容,并表示支持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并未设置界限。从发布会传递的信息来看,在新三年改革中,加强国企与民企合作将是重头戏。

  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这是是国企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A股市场比较关注的一件事情。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已有近百家A股国企上市公司公告了重大重组进程,38家公司完成重组,48家公司仍在进行中,11家公司公告重组失败。

  不过,从国企与民企相互兼并重组的实际情况来看,这种兼并重组基本上是单向的,即国企对民企的兼并。至于民企兼并重组国企,这样的个案较为少见,即便有民企参与到国企的混改中来,无非就是民企掏一笔资金出来参股到国企中而已,民企成了国企的财务投资者,当然也可以称是“战略投资者”。

  国企与民企之间的相互兼并重组之所以表现为一种单向的兼并,究其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最近几年宏观经济一直处在低谷运行,一些民营企业面临着发展上的困难,所以这个时期更需要国企帮一把来度过难关。二是对于一些发展势头良好的民企来说,虽然有兼并国企之意,但却缺少合适的标的,毕竟好的国企不会拿出来兼并,而差的国企,民企也看不上眼。三是对于一些上市的民企来说,企业上市也就是船到码头车到站,企业老板想的是如何早日套现的问题。如此一来,国企与民企之间的相互兼并重组基本上就是国企兼并民企的单向兼并重组了。

  而就涉及到上市公司兼并重组这一块来说,国企兼并重组民企,需要提防国企成为民企的“接盘侠”。毕竟对于一些民企上市公司来说,企业上市后,这些企业的老板们一夜暴富,因此,兑现财富就成了这些企业老板们最想做的一件事情。面对国企的兼并,这些企业的老板可谓正中下怀。特别是有的企业老板,善于资本运作,通过各种利好来让市场炒高股价,然后让国资高位接盘,自己则溜之大吉。

  所以,就国企兼并民企的问题,有必要注意这样几点。首先是兼并重组的民企以非上市公司为主,这样更符合国企的利益。这样收购进来的非上市公司下一步一旦上市,受益的就是国资。相反,收购上市公司,由于股价受到市场的炒作,国企兼并收购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

  其次,国企如果一定要收购民企上市公司,那么收购的民企上市公司必须是优质的上市公司,或者是有核心竞争力的上市公司,而不是一家平平庸庸的民企。国资不是救世主,不能把兼并重组当成一种做慈善,让收购进来的企业变成自己的包袱。

  此外,国企如果是基于借壳的需要兼并民企,那也需要注意收购的价格是否合理。特别是当下的A股市场,廉价的壳资源很多,国企没有必要充当冤大头去高价收购一家民企。国企到高位去为民企退出接盘,这是对国资不负责的一种表现。